<code id="rs4v5"><li id="rs4v5"></li></code>

        1. 林毅夫:我不同意人口红利消失的说法
          2021年06月02日   来源: 新华网思客  作者: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教授林毅夫

          改革红利和人口红利已经没有了,这是学界和媒体上流行的说法,但我不同意这种说法。什么叫改革的红利呢?一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就会出现。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确实我们现在在体制上、机制上还有不少问题要改,改好了以后,生产力会解放,效率会提高,但是新的问题又会出现,改了那些问题不就有新的改革红利了吗?

          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提出深化结构性改革议程,每个国家都要做结构性改革,中国要做结构性改革,美国、欧洲也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如果能改革,就能够释放生产力。发达国家也有不少结构性问题要改革,我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可以改革的地方自然更多。

          “十四五”开局之年,也是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和加快建设自由贸易港关键之年。这是5月3日在海口拍摄的云洞图书馆,远处是海口地标世纪大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蒲晓旭 摄

          20世纪80年代,我国刚从计划经济转型,确实有很多扭曲,并不是每个领域都具备改革条件,如果全部都要改的话,就会像苏联和东欧一样,经济就要崩溃。在那种状况之下,要看哪些新东西改了以后,会释放我们的生产力,会稳定我们的经济,会促进我们的增长,所以,我国采取了渐进式改革。

          现有的问题改了,一定还会有新的问题出现。所以,改革的机会、改革的红利永远都在。只要我们不骄做自满,有决心和勇气,随着发展水平的提高,不断去发现新问题、而对新问题,不断地深化改革,改革红利就会永远存在。

          我也不同意人口红利消失的说法。这种说法认为,我国过去发展这么快,是因为有人口红利,其理由有二:一是把劳动力从生产力水平低的农村转移到生产力水平高的城市制造业;二是原来计划生育使出生率减少,提高了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

          但我觉得这只说到中国经济增长快的一些次要原因,印度和非洲的农村人口比中国多,年轻人的比重也比中国高,照上述理论,印度和非洲应该比中国发展快,但是事实却不是这样。

          首先,我认为人口红利理论的重点在于,把劳动力从低生产力水平的行业转移到高生产力水平的行业,比如把农村劳动力人口转移到城市制造业,但是这种红利不仅在农村劳动力变为城市制造业劳动力的过程中会产生,把劳动力从低附加值的制造业产业转移到附加值更高的产业的过程中也同样会有。制造业里有很多阶梯,只要不断地进行产业升级,把在低附加值就业的劳动力重新配置到劳动生产力水平高的制造行业,这方面的人口红利就会一直存在。

          其次,因为计划生育导致人口老龄化,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减少,这是事实。但是劳动力对生产的贡献,一方面是数量,一方面是质量。如果纯粹从数量来讲,我们可以把退休年龄往后延一点。国内一般男性60岁退休,女性55岁退休,而外国普遍情况是65岁才退休。退休年龄往后延一些,劳动力不就增加了吗?更重要的是劳动力的质量,劳动力质量的提升可以靠教育的改善,我国的教育这些年提高很多。教育可以提高劳动力的质量,补偿劳动力数量的下滑。

          2019年7月7日,清华大学2019年本科毕业生参加毕业典礼。新华社记者 鞠焕宗 摄

          所以,人口红利理论没有分析清楚过去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原因,现在人口红利减少,经济增长缺乏动力的说法也没有分析清楚人口和劳动力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公众号
          手机端
          老太婆性杂交视频,中文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不卡,东北50岁熟妇露脸在线,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视频 网站地图